訪問及撰文:譚以和先生
受訪者:余毅豪 (爸爸)、Jennifer (媽媽)、君君 (兒子)

眼睛能看見藍天,不是必然。余毅豪 (Kelvin) 的兒子君君 (Rex),在十個月大時確診罕見眼疾,經過連續七次手術,再引發青光眼,右眼已近乎完全失明。爸爸忘情拼命工作,媽媽活在自責之中,兒子又被同學嘲笑……。浪子回頭,沒有一天會太遲,且看看他們怎樣因著信仰,重建家庭和生命。

十七年前,十個月大的君君,患上一種嚴重眼疾,虹膜會持續向上增生,繼而覆蓋瞳孔,導致視力受阻。當時,眼科醫生嘗試以手術,將虹膜拉下來,但三個月後病情復發,虹膜再增生,結果要反覆施手術。經歷孩子受苦,卻無法根治,Kelvin 與太太 Jennifer 心力交瘁,且背負沉重醫療費。

在最艱難的日子,Kelvin曾經拜偶像,甚至「問米」,渴望趨吉避凶。Jennifer 雖是基督徒,卻多年沒有上教會。她一度精神崩潰,更怪責自己因離開神,使兒子頑疾纏身。直至君君接受第四次手術前,夫婦二人首度同心為孩子禱告,嘗試將憂慮卸給神,之後又在教會學習相處及教養之道。

余氏夫婦回到天父身邊之後,神蹟未有一下子發生,君君亦因手術後遺症,令右眼喪失視力,但一家人卻安然面對。Kelvin 說:「那種平安難以形容,是將所有重擔交托,我就覺得很輕省」。

就在教會某次查《聖經》,Jennifer 讀到約翰福音第九章,關於耶穌遇到天生瞎子的經文,那時門徒問耶穌,是誰人犯了罪?耶穌回答說:「也不是這人犯了罪,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,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。」(約翰福音 9章1-3節)

「很大安慰!這經文清晰告訴我,我不需要自責,其實是上帝有祂的心意在當中,這事要彰顯祂的大能。」Jennifer 坦言,那一刻終於如釋重負。

自小於教會成長的 Rex,是個愛笑的男孩。但在小學二、三年級時,他曾被同學取笑眼睛不好看,回家就不斷哭,更拍打自己的右眼發洩。此情此境,Kelvin 安慰兒子道,眼睛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,上帝給他這外觀,他最重要是善用它,作些上帝喜悅的事。在一家禱告後,君君又重拾歡顏。

如今Rex 經已十八歲,即將升大學,他與父母商量、且經過禱告之後,決定修讀音樂,希望他日在教會以音樂事奉神,「我感覺到,在成長整個階段,神就像在我身邊,伴著我去行」。

同樣地,我們只要願意放開手,嘗試倚靠神,縱然前路看不見,也不會覺得孤單難行。

回到最頂部